泠霜

记录一下吃的cp

看得太多……记录几个最经常搜的tag(为什么要记这个

赫海豆花

锤基贾尼

陆散闻绝/段散龙萤

启红 喻黄喻

剪刀手拯救我的灵魂。

我是智障吗。我是。

【喻黄喻无差】搁浅 HB to阿黑

终于想起来要把两年前你生日时给你的贺文公开……认识要两年了吗XDDD


【喻黄喻无差】搁浅

文/泠霜


  黄少天第一次见喻文州写字,要追溯到两人在训练营刚认识不久。

  都是十来岁的毛孩儿,疯起来都不带认路。于是活蹦乱跳的黄少天就这么窜错了房间--端坐在桌案旁写着啥的人好象不是自己舍友啊? 

  咦,这是谁的房间呀挺干净哈?

  正巧那人搁下笔回过头:“哟,是少天啊。”  栗色头发加上一个微笑,那人的面庞被柔软的橘色灯光照得很是温和。

  可惜还在动歪脑筋思考如何巧妙地糊弄走错了房间的事实的黄少天没能在意,只是暗自舒了口气:还好是喻文州,换是别人,自己只不定要被群嘲多久呢!

但当他发现他某天不小心说漏了这事,最后被某人嘲笑了很多年,那又是后话了。少年,你还嫩着呢。

  且说当下,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黄少天凑到桌案边探头:“文州你在写什么那么认真?”

  “在练字啊,少天不练吗?”

  “不练不练,练字有什么好玩啊!魏老大说战队选手写好自己名字能给人签名就好了不用浪费时间!不过文州你的字好漂亮呀!练到哪了哪了?”似是自言自语的某人的目光落向硬笔字迹的末尾,“搁浅?文州这词怎么文绉绉的啊?什么意思来着?”  

  “你哪学来文绉绉这个词的?不错嘛少天。”

  “当然是从魏老大那听来的啦!哎?文州?文绉绉?哈哈哈哈哈哈哈!”

  未来的战术大师扶额,权衡再三决定转移话题:“少天就别笑话我啦。搁浅的意思是指,海岸边的船因为遇上退潮,没有足够的水深来承载它们的重量,因而被卡在浅滩上进退两难。”

  “啊这么惨?那搁浅后的船怎么办啊?”黄少天莫名。

  “搁浅后的船么……就只能等待人们把它们推回大海,或是等待下次的潮涨,再重新托起它们吧。”喻文州莞尔。

  “是说它们就只能一直等着吗?好可怜!还好我可不是船!不过我保证,我看到搁浅的船会把它推回去的!”说着还拍了拍胸脯。

  这哪跟哪啊,喻文州无奈。他却是无法反驳那句等待,自己手速不行,又何尝不是在这训练营中搁浅了呢?

见他发着呆,庆幸自己犯二还没被人察觉的黄少天可就准备跑路了:“文州那我先回房间啦明天我找你PKPKPK!”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退回来补充道,“文州的节奏感很不错啊不过还是赢不过我的哈哈哈哈要加油哦!”

说罢一溜烟又窜走了。

  节奏感不错吗?喻文州勾了勾嘴角,真是好久没被谁表扬过呵,久到自己都想放弃这个梦想了。那么,加油吧喻文州,再努力一把!

又燃起斗志的少年做了个深呼吸,紧了紧双拳,眼神中满满的坚定。

如果之前的自己算法在此搁浅的话,黄少还真是推了自己一把呢。

  「妹娃子要过河,是哪个来推我啦?」这是有着雄心壮志的少年猛不丁的思想跑偏。 被自己吓了一跳的喻文州晃了晃脑袋赶走这个乱入的插曲:“想什么啊,我才不是妹娃子呢。”


  光阴荏苒,昔日揣着梦想起航的两个少年已在联赛中并肩了三个赛季,剑与诅咒的组合也在第六赛季末名声大噪。

  冠军队,蓝雨。

  少年们就这样狂欢着步入七月,迈进狮子座的乐章。

  而黄少天正式进入青春烦恼期。(x)

  都得冠军了,可以向队长告白了吧?自己这番小心思可都滋长好几年了呀!……咦?机会!择日不如撞日,成败就看生日了!

  矮油,少年好果断。

  于是生日前夜,盯着手表数倒计时的黄少天“一”字刚出口,一鼓作气的“冲啊”的口号还没喊响,手机就分毫不差地哔哔震动起来。  ……谁这么正好来阻止我奔向队长的脚步啊还能不能做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了?!

等等黄少你大半夜的去敲队长的门告白不担心人家被吵醒有起床气吗?

  「少天生日快乐,下赛季我们“剑与诅咒”也要好好配合哦^_^」from.队长大人  哟西队长还没睡!被顺毛的剑圣先生您开心吗?

当然开心,开心得告白的勇气就这么再而衰了。

  “笃笃笃。”犹豫再三的黄少天还是敲响隔壁喻文州的房门。

  “少天?生日快乐。”穿着宽松的睡衣裤的略有困意的喻文州打开房门让寿星进屋,“这么迟来有什么事吗?”

说话呀黄少天!平时你不是很能说吗不能掉链呀这可是关键时刻来包可比克!

……走错片场三而竭。

  “我来是想问队长……队,队长你给我准备礼物了吧快交出来啦交出来!”

  “礼物当然准备了呀--”穿着睡衣仍不减优雅气质的战术大师笑得一派温和,“今晚再给你。”

  “诶为什么???!!!”

  “因为要先吊一吊少天的胃口呀^_^”

  “……”隐忍着胃痛的黄副队告诉自己,玩战术的!心!都!脏!

  还要多久才能等对机会嗷嗷嗷嗷嗷!!!!!无功而反的黄小狮子在自己被窝里无声咆哮。

  而后无端想起当年喻文州写下的“搁浅”二字,一向睡眠极好的黄少天,失眠。

  说好的我要做推船人呢哼切呸呸呸!--by在床上扭动着试图推动自己的蓝雨利剑。

  ……告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呢少年。


  顶着一副黑眼圈的剑圣先生困并欢乐着闹过自个的生日party,收到来自郑轩的鸭梨形大抱枕*1,小卢的大白兔奶糖大礼包*2等等等等礼物堆成山。

  喻文州的礼物怎么还没给。【思考

  ……胃口被吊了一整天哼!

  于是幽怨得什么都不想说的黄少天先生,找到了拿着鞋盒大小的礼物盒在自己房间等着自己的喻文州先生。

  愉悦度瞬间upupup。

  “不打开看看吗?”咦队长你的脸上好象有可疑的绯红哦?

  “那本少就不客气地拆啦哈哈哈哈吊了我一天胃口的礼物我终于要拆~开~你~啦~”尾巴摇起来了喂快缩回去!

  ……

  静。

  被小心翼翼捧出的,是一只很大很精美的水晶玻璃船,方才几乎占满了整个盒子。镂空的横向水晶三棱柱架子很是粗实,上方的棱上垂下四根环环相扣的银色链子,刚好扣住船身外侧距离两边船头各四分之一处。这些都使得玻璃船只轻轻一碰,就能秋千般摇荡起来。

  但真正令黄少天着迷安静的,并不只是船本身,而是船的两侧微笑着对坐的两个手办。

  武器被闲置在身侧,两个原本是坐地仰天喝回复要的角色动作定格,在这只水晶船上却是如同对饮。

  画面和谐得一塌糊涂。

  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

  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哎呀脸好热。眼睛有要出水的趋势呢一定是我盯着礼物看太久的缘故!

  “队长那啥谢谢啦……你看我感动得都不知道说什……”

  “少天。”

  “……么好……啊?”

  “这样我们就都不会搁浅了吧。”

  ……??!?!!

  “队长??!!?!!”

  有一点震惊但又仿佛理所当然的黄少天惊喜地抬头。

  手足无措的喻文州忙不迭低下头装做在看礼物。

  看出破绽的某只黄毛了然地笑开了。

  要把握机会,更要把握住幸福呐。

  好幸福啊XDDD

  ……沾沾自喜的那只!尾巴又钻出了晃了喂!

  “队长你这是在不好意思吗哈哈哈哈好可爱!你都不知道我默默地喜欢你多--久了亏你们还说我话唠!怕机会不对我忍得很辛苦好吗你都不给点提示!还好这句话你不好意思了所以还是我抢先说!”

  然后深吸气:“文州!我喜欢你!!!”

  而另一位一直在装矜持的某人,也最终破了功笑出声接下后句:“嗯,我也是。”


  于是明白,所谓搁浅,是需要潮退后勇敢的漫长等待。

  于是懂得,所谓搁浅,是藏在等待中不灭的爱与希望。

  于是领悟,所谓搁浅,是候得推波助澜人的相伴一生。


Fin.